高价进口药调查:同一种药院内外差价高达454%

  • A+
所属分类:篮球资讯

原标题;21调查丨同一种药院内外差价高达454%!高价进口药还能“飙”多久?

9月8日,威海医保局发布价格监测信息,通报多款进口药品在药店、医疗机构卖高价。

其中,辉瑞阿托伐他汀钙片在威海光华医院卖出50.3元,比威海市立医院、威海市妇幼保健院、威海中心医院的42.77元/盒高出17.6%;立健药店的拜耳医药莫西沙星卖73.8元/盒,较威海市中心医院等的13.32元/盒高出了454%。

此前,立健药店也因为赛诺菲的格列美脲片卖67.5元而被通报。在此次威海医保局通报中,该产品价格已经降到了55元/盒,降幅18.51%。

辉瑞立普妥、络活喜均未在国采中中标,销量却不降反增。因而今年第三批国采中,跨国药企已不约而同地集体弃权,旨在布局集采外市场。不过,在药店、民营医院都悉数纳入集采的背景下,这一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实际上还有很多变数。

01 药店中的高价进口药

据了解,早前在湖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2020年第1期药品质量公告中,辉瑞的这款阿托伐他汀钙片曾被标示为不合格,但辉瑞否认该批药品为公司所生产。

而此次威海医保局公布的药品监测信息中,威海光华医院售卖的辉瑞阿托伐他汀钙片为20mg*7规格,售价50.3元每盒,较威海市立医院、威海市妇幼保健院、威海中心医院等的42.77元每盒高出17.6%。

9月16日,21新健康走访位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的两家药房后发现,国寿堂开心大药房的售价为47元一盒,而距离这家药房不足两百米的宜众大药房,该款药品售价为45元一盒(标签显示医保支付价格为42.77元一盒),目前已脱销。

“昨天都还有货的,这款药卖得太好了。”宜众大药房的一名店员告诉21新健康记者。

对于畅销原因,国寿堂开心大药房的店员表示,这款药降血脂效果较好,在电视上也打过广告,比其他药的知名度药高一些。

而当21新健康询问价格的时候,宜众大药房的店员表示,这款药的价格一直都很坚挺,以前售价还要贵得多,“降价原因主要是国家药品带量采购,原来都要60多块钱一盒的。现在这个价格我们利润只有1块多,多买也没办法优惠了。”

另一家店的店员则含糊地向记者说道,“这款药一直卖这个价,我们都是统一定价的。”

随后,21新健康在天猫上查询发现,与药店同款规格的辉瑞阿托伐他汀钙片最低售价为24元一盒,加上运费后为30元一盒,最高售价为78元一盒(免运费)。对于24元的低价,该药店客服回复21新健康称,系其渠道等不同因素所致。

也就是说,上述药品的市场价格最低为30元一盒,最高为78元一盒,区间跨度高达48元。

21新健康在微博上了解到,价格差异大的药品还不止这一款。

6月7日,济宁一名网友在微博爆料,他5月份在济宁高新区某药店购买的拜耳爱乐维(40粒),售价158元每盒,比4月份在医院买的(78元)贵了一倍多,因为家里已断药,无奈之下先购买了一盒。随后在另一家连锁药店咨询同款药品的报价是128元,整整低了30元,而该药在京东药店约为120元。

8月2日,上海一名网友也在微博吐槽,“去药店买药,问是不是用医保卡,是就不一样的药价了,至少比市面上贵三分之一,板蓝根就更过分了,直接贵一倍!”

8月16日,一名微博用户也反映,“最近给孙女买退烧滴液美林,门口老百姓药店卖三十多元,天津儿童医院才九块多!贵三倍还多!”

02 何以同药不同价?

对于药店与医院价差的问题,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药房中同药不同价的现象是很常见的,“药店药价基本都是企业自主定价,由市场竞争形成的,跟政策没关系。”

2015年发改委印发的《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规定,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药品的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该项规定于2015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一规定并不等同于政府放弃对药品的监管,而是采取综合监管措施,重点监测竞争不充分药品的价格行为,对于存在价格欺诈、串通和垄断的行为,仍然要依法查处。

史立臣表示,很多药店不太可能直接跟进口药商对接,会经过一定的层级,每一级都会产生相应的“利润”,这些“利润”的累积实际上会抬高价格。层级数少,药品定价就会低一点,层级数多,药品定价就会高一点。另外,他还指出,药店对于存在竞品的药品,可能售价就会低一些,没有竞品则会高一些。

然而目前来看,院外市场进口药品出现同类竞品的几率可能会增加,这主要是受到国家集采的影响,大部分跨国药企开始转战药品零售市场。

一位跨国药企的中国区负责人曾向21新健康表示,国内仿制药已经进入了微利时代,倒逼跨国药企谋求业务转型,积极寻找院外市场合作的机会。

第三次国家药品集采中大部分跨国药企集体选择放弃中标机会,就是一个缩影。该次集采中仅有辉瑞、卫材、优时比三家外资药企入围,而拜耳、阿斯利康、诺华、默沙东等知名跨国药企纷纷出局。

大部分跨国药企主动退出国家集采,主要原因在于营收下降。国家集采的最大特点在于通过企业竞标,最大限度地压缩药品利润,因此在集采中常常出现企业为了抢占公立医院市场而报价极低的情况。对于主打原研药的跨国药企而言,如果采取这种地板价的方式打包出售药品,不论是在营收上还是在生产线上,都会承担很大风险。

如拜耳今年发布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糖尿病治疗药物拜唐苹®的销售额降低38.2%(经汇率与资产组合调整),系因为其在中国市场业务的下滑。而这主要基于COVID-19疫情相关限制措施以及中国执行药品带量采购后预期将出现的价格下调。

“其中,跨国药企不愿意参加集采的一个原因,即是会打破其价格体系的平衡。中标后医院内集采价格势必降低,院外市场价格也不好维系。有的药企第一年中标后,后续没中标,价格被压低,后续再想拉高价格就很困难了。”一位跨国药企中国区负责人向21新健康表示。

03 集采外“高价”能继续吗?

实际上,自第三次国家集采后,跨国药企院外市场动作频频。如不久前,益普生与百洋医药及上药控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拓中国市场、服务基层和零售渠道;拜耳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赛诺菲、诺华、拜耳、武田等跨国药企在华发布最新药品或产品。

“随着带量采购政策的持续推进,医药企业普遍意识到院内外市场正在发生变革,过去医院作为药品销售的主渠道,而在集采之后,医院的药品销售功能在弱化,更多药品销售的实现可能需要通过零售渠道完成。”益普生总经理陈家麟早前也向21新健康表示。

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钢也指出,面对市场环境变化,对跨国企业及国内主流医药企业而言,都将面临巨大挑战,如何将企业原有的营销能力从医院市场转移到零售市场,形成良性布局,值得企业深思。

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跨国药企等企业的集采外价格能否继续维持?转战药品零售行业是否能形成一个长期利好的局面?在业内看来,类似威海医保局点名的情况也或将成为常态。

目前,在全国药品集采已成定局的大背景下,我国部分地区已经出台政策鼓励零售药店进行药品带量采购。

3月10日,江苏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就《关于推进药品阳光采购的实施意见(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实施意见》)和《江苏省药品阳光采购实施细则(试行)(征求意见稿)》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在《实施意见》中,江苏省医保局提出了“三个鼓励”:

鼓励军队医疗机构、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和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参与议价采购。议价系统全年开放。

鼓励军队医疗机构、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参与带量采购联盟。共享结果。

鼓励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和医保定点零售药店自愿进入省平台采购,提升平台服务交易主体功能。

而山东省医保局也在去年5月印发的《关于民营医药机构试行网上药品集中采购的意见》中,鼓励医疗保险协议管理的连锁零售药店通过省药品集中采购平台采购药品。

此外,2019年9月30日,国家医保局等九部门印发的《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扩大区域范围实施意见》明确指出,按照联盟地区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军队医疗机构和自愿参加的社会办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年度药品总用量的50%-70%估算采购总量。

同时,这项政策还明确指出,参与集中采购的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可允许在中选价格上适当加价,超出支付标准部分由患者自付,支付标准以下部分按医保规定报销。

而在《浙江省基本医疗保险定点药店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浙江省医保局也拟定定点药店的药品销售价格按照公立医院医保支付标准基础上适当加成,加成比例另行规定。

在宏观政策的推动下,连锁药店纷纷参与带量采购,如益丰大药房和老百姓大药房等都宣布参与国家集中采购,并按照集采中标价进行销售。其余规模较小的零售药店,因其药品销售能力有限和市场过于分散,成为跨国药企布局药品零售行业的又一硬伤。

“集采常态化后,零售行业更趋于集中,因为体量足够大的药店才具备与上游处方药企一定的议价权,普通的中小药店是很难拿到处方药的中高毛利的。”益丰药房董事长高毅早前向21新健康表示。

另外,各地医保局也出台相应政策为药店高价药品带上“紧箍咒”。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施行药店药品价格监测、报告制度。如安徽省宣城市医保局在全市7个县市区同步推行定点药店药品价格监测、报告制度,监测信息将及时在当地报纸和医保局官网等各大公众号进行发布。

而湖北咸宁市医保局采取与联合定点零售药店一起控制药价,并向城区内所有零售药店发出包括盐酸二甲双胍肠溶片等100个品规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在售的常用药品的降价倡议。据有关报道,倡议包含的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到了6.01%,个别品种最高降幅达到了46.67%。

从长远来看,药店参与带量集采的趋势愈加明显,在加上各地医保局先后出台相应措施监测药品价格,药企的集采外价格是否能够持续,或将画上一个问号。

(作者:朱萍,实习生,王鑫雪 编辑:李欣夷,徐旭)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